南昌人大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县区之窗 > 湾里区人大 > 正文

关于开展专题询问的若干思考

大字 日期:2018-10-26 17:24:41 来源:
专题询问作为询问的衍生与拓展,是人大常委会有计划、有组织、有重点地就某一方面的工作集中开展的专门询问活动。与询问相比,专题询问的主题更加集中,监督更有针对性,推动改进工作的更有力度。虽然《监督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对专题询问作出明确的规定,但作为人大制度与进俱进的创新实践,各地人大都在积极探索。本文旨在结合专题询问的发展趋势与具体实践中的感悟,作些尝试性思考,仅供交流探讨。
一、各地实践摸索进展及成效
2010年6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首开先河,创新实践了专题询问这一全新的监督方式,为地方各级人大监督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借鉴作用。
1.认识逐步增强。一直以来,地方人大运用监督频率较高的监督方式主要是听取和审议“一府两院”专项工作报告、执法检查、视察和调研。近年来,专题询问在各省、市、县人大的大力实践和推动下,呈现处“遍地开花”的发展态势,处于“沉睡”状态的询问权被全面激活。专题询问的实践运用由最初的借鉴尝试走向常态化制度化,政府也由当初的“被动接受”转变为“主动接受”,成为促进“一府两院”依法行政、公正司法的有效监督方式,推动人大监督由程序性监督向实质性监督迈出了可喜的一步。
2.程序逐步规范。经过几年的大胆实践,各地人大在科学选题、制订方案、沟通交流、会议保障、跟踪督查等工作程序上,积累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工作流程;通常在结合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后,开展专题询问已成为各地较为普遍的做法。基本实现了会前调研、会上问答、会后监督的全过程规范有序,体现了专题询问的核心本质与应有之义。
3.成效逐步显现。各地在专题询问的选题上,都能围绕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,把改革难度大、存在问题多、社会关注度高、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事项作为选题的重点,做到问大事、问难事、问要事,推动工作改进、问题解决。“一问一答”之间,问出了深度和要害,答出了责任和承诺,基本树立了仅次于质询的比较刚性的监督定位,“一府两院”主动接受询问的责任感与紧迫感明显增强。专题询问的探索,有效破除了长期以来开展履职监督一味从《监督法》中寻找依据的思维定势,为地方人大开拓思维、大胆创新,创造性的实施监督工作发挥了引领示范作用。
二、存在的问题
专题询问是一种实践先行、制度相对滞后的监督方式,纵观各地的实践操作来看,也存在许多需要完善或改进的地方。主要表现在:
1.思想顾虑多,开展意愿低。在开展专题询问工作中,一些地方还存在着认识不到位、询问不经常、程序不规范、效果不明显等问题,离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对人大的期望还有一定差距。有的认为,询问就是质问,是一种比较严厉的刚性监督手段,怕影响人大与“一府两院”的关系;有的地方虽然开展了相关专题询问,但询问内容、形式、程序不规范,停留在走过场、做表面文章的层面;可以说,在少数地方不敢开展、不愿开展的现象仍然存在。
2.轻跟踪监督,重调查研究。监督议题确立后,为了找准关键问题,确保问到要害、一针见血,各地都把工作重心集中在会前调查研究上。采取听取汇报、实地查看、查阅资料、走访基层等多种方式,在时间上、力量上严格按照方案有计划、有步聚推进。但在后续监督,有的地方“一问了之”、监督形同虚设;有的地方“蜻蜓点水”、浅尝辄止;这种把询问会议的成功替代专题询问实效的错误认识、虎头蛇尾的现象需要根本改进。
3.拿着问题问,对着答案答。专题询问是一场测试,目的不是要把测试对象“考倒”,而是要在测试中发现问题、研究问题、最终解决问题。各地人大为了避免询问会场出现“红脸出汗”的尴尬情况,会前做好充分的交流沟通工作,包装成名副其实的“开卷考试”,导致询问会场“导演化”、“彩排化”色彩过于浓厚,致使一些部门负责人承诺时信誓旦旦、兑现时敷衍塞责,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专题询问的权威性和实效性。
三、几点想法与体会
2014年5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出台了《关于改进完善专题询问工作的若干意见》,对进一步完善专题询问工作作出了制度性安排与规定。其中很多做法与思路,是地方人大学习借鉴的努力方向。
1.思想认识要进一步提高。《意见》的出台,进一步规范专题询问的程序、现场问答的组织方式,明确相关单位的工作职责,完善审议意见的督办落实措施,建立健全专题询问的责任落实机制。从制度上保证了人大专题询问工作的规范化和常态化,这对于促进人大监督“一府两院”宪法规定的落实,增强人大监督实效具有重要作用。因此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要充分认识开展专题询问是新形势的要求、人民的期待、代表的呼声,要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、克服畏难情绪,做到敢于询问,坚持勤于询问,促进专题询问的规范化、常态化、制度化。
2.监督实效要进一步增强。一是在问后监督环节,要不断探索、逐步形成一套配套完善、切实可行、规范有序的制度安排,推动地方人大专门委员会或常委会工作委员会对“一府两院”整改落实情况跟踪督查落到实处;必要时,可由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,确保人大监督取得实效。二是在现场问答环节,要循序渐进的推动“开卷型”向“闭卷型”转变。询问的目的并不是让被问者“难堪”,从各地多年实践经验看,会前的沟通交流很有必要。但为了强化专题询问的严肃性和权威性,还专题询问的本来面貌,询题的沟通交流从现在“和盘托出”到“有所保留”,再到“全部封锁”必然有一个逐步演变的过程,也是大势所趋。同时,引导代表在现场自主发问、临时追问也将成为常态。三是要注重发挥好宣传媒体的作用。做好新闻宣传工作既可以促使常委会组成人员认真履职,展示人大良好形象;还可以促进“一府两院”接受群众监督,兑现庄严承诺,是增强人大专题询问实效的有效手段。
3.询问方式要进一步灵活。一是参照全国人大常委会2014年实施的做法,邀请政府分管领导代表政府向人大常委会做专项工作报告,并到会听取审议意见、回答询问。二是在继续做好目前结合专项工作报告进行专题询问的基础上,可以结合执法检查报告、专题调研报告、反馈报告等相关报告进行专题询问;条件成熟,可以尝试由人大相关专门委员会单独开展专题询问。三是在监督频率上,可以由每年1次增加至2-3次,推进专题询问的常态化。
专题询问作为询问的衍生与拓展,是人大常委会有计划、有组织、有重点地就某一方面的工作集中开展的专门询问活动。与询问相比,专题询问的主题更加集中,监督更有针对性,推动改进工作的更有力度。虽然《监督法》等相关法律法规并没有对专题询问作出明确的规定,但作为人大制度与进俱进的创新实践,各地人大都在积极探索。本文旨在结合专题询问的发展趋势与具体实践中的感悟,作些尝试性思考,仅供交流探讨。
一、各地实践摸索进展及成效
2010年6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首开先河,创新实践了专题询问这一全新的监督方式,为地方各级人大监督起到了良好的示范借鉴作用。
1.认识逐步增强。一直以来,地方人大运用监督频率较高的监督方式主要是听取和审议“一府两院”专项工作报告、执法检查、视察和调研。近年来,专题询问在各省、市、县人大的大力实践和推动下,呈现处“遍地开花”的发展态势,处于“沉睡”状态的询问权被全面激活。专题询问的实践运用由最初的借鉴尝试走向常态化制度化,政府也由当初的“被动接受”转变为“主动接受”,成为促进“一府两院”依法行政、公正司法的有效监督方式,推动人大监督由程序性监督向实质性监督迈出了可喜的一步。
2.程序逐步规范。经过几年的大胆实践,各地人大在科学选题、制订方案、沟通交流、会议保障、跟踪督查等工作程序上,积累了一套相对成熟的工作流程;通常在结合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后,开展专题询问已成为各地较为普遍的做法。基本实现了会前调研、会上问答、会后监督的全过程规范有序,体现了专题询问的核心本质与应有之义。
3.成效逐步显现。各地在专题询问的选题上,都能围绕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,把改革难度大、存在问题多、社会关注度高、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事项作为选题的重点,做到问大事、问难事、问要事,推动工作改进、问题解决。“一问一答”之间,问出了深度和要害,答出了责任和承诺,基本树立了仅次于质询的比较刚性的监督定位,“一府两院”主动接受询问的责任感与紧迫感明显增强。专题询问的探索,有效破除了长期以来开展履职监督一味从《监督法》中寻找依据的思维定势,为地方人大开拓思维、大胆创新,创造性的实施监督工作发挥了引领示范作用。
二、存在的问题
专题询问是一种实践先行、制度相对滞后的监督方式,纵观各地的实践操作来看,也存在许多需要完善或改进的地方。主要表现在:
1.思想顾虑多,开展意愿低。在开展专题询问工作中,一些地方还存在着认识不到位、询问不经常、程序不规范、效果不明显等问题,离社会各界和人民群众对人大的期望还有一定差距。有的认为,询问就是质问,是一种比较严厉的刚性监督手段,怕影响人大与“一府两院”的关系;有的地方虽然开展了相关专题询问,但询问内容、形式、程序不规范,停留在走过场、做表面文章的层面;可以说,在少数地方不敢开展、不愿开展的现象仍然存在。
2.轻跟踪监督,重调查研究。监督议题确立后,为了找准关键问题,确保问到要害、一针见血,各地都把工作重心集中在会前调查研究上。采取听取汇报、实地查看、查阅资料、走访基层等多种方式,在时间上、力量上严格按照方案有计划、有步聚推进。但在后续监督,有的地方“一问了之”、监督形同虚设;有的地方“蜻蜓点水”、浅尝辄止;这种把询问会议的成功替代专题询问实效的错误认识、虎头蛇尾的现象需要根本改进。
3.拿着问题问,对着答案答。专题询问是一场测试,目的不是要把测试对象“考倒”,而是要在测试中发现问题、研究问题、最终解决问题。各地人大为了避免询问会场出现“红脸出汗”的尴尬情况,会前做好充分的交流沟通工作,包装成名副其实的“开卷考试”,导致询问会场“导演化”、“彩排化”色彩过于浓厚,致使一些部门负责人承诺时信誓旦旦、兑现时敷衍塞责,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专题询问的权威性和实效性。
三、几点想法与体会
2014年5月,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出台了《关于改进完善专题询问工作的若干意见》,对进一步完善专题询问工作作出了制度性安排与规定。其中很多做法与思路,是地方人大学习借鉴的努力方向。
1.思想认识要进一步提高。《意见》的出台,进一步规范专题询问的程序、现场问答的组织方式,明确相关单位的工作职责,完善审议意见的督办落实措施,建立健全专题询问的责任落实机制。从制度上保证了人大专题询问工作的规范化和常态化,这对于促进人大监督“一府两院”宪法规定的落实,增强人大监督实效具有重要作用。因此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要充分认识开展专题询问是新形势的要求、人民的期待、代表的呼声,要进一步提高思想认识、克服畏难情绪,做到敢于询问,坚持勤于询问,促进专题询问的规范化、常态化、制度化。
2.监督实效要进一步增强。一是在问后监督环节,要不断探索、逐步形成一套配套完善、切实可行、规范有序的制度安排,推动地方人大专门委员会或常委会工作委员会对“一府两院”整改落实情况跟踪督查落到实处;必要时,可由人大常委会作出决议,确保人大监督取得实效。二是在现场问答环节,要循序渐进的推动“开卷型”向“闭卷型”转变。询问的目的并不是让被问者“难堪”,从各地多年实践经验看,会前的沟通交流很有必要。但为了强化专题询问的严肃性和权威性,还专题询问的本来面貌,询题的沟通交流从现在“和盘托出”到“有所保留”,再到“全部封锁”必然有一个逐步演变的过程,也是大势所趋。同时,引导代表在现场自主发问、临时追问也将成为常态。三是要注重发挥好宣传媒体的作用。做好新闻宣传工作既可以促使常委会组成人员认真履职,展示人大良好形象;还可以促进“一府两院”接受群众监督,兑现庄严承诺,是增强人大专题询问实效的有效手段。
3.询问方式要进一步灵活。一是参照全国人大常委会2014年实施的做法,邀请政府分管领导代表政府向人大常委会做专项工作报告,并到会听取审议意见、回答询问。二是在继续做好目前结合专项工作报告进行专题询问的基础上,可以结合执法检查报告、专题调研报告、反馈报告等相关报告进行专题询问;条件成熟,可以尝试由人大相关专门委员会单独开展专题询问。三是在监督频率上,可以由每年1次增加至2-3次,推进专题询问的常态化。

关键词阅读: 相关新闻